小梦-点赞狂魔

皆梦

不好好肝游戏沉迷截图无法自拔(
1p开始依次是:
①兄妹深情对望
②神乐和大姐姐深情对望
③博雅一弓怼死晴明(?
④晴明带孩子邀请博雅(???)
⑤自行脑补(明明就是你想不出来了?!
⑥博雅看神乐(喂⋯) /博雅和大姐姐用武器互相伤害x
⑦晴明讨要房租 /大姐姐和神乐出门逛街
⑧平安世界F4
【最后⋯⋯愿天堂没有小白头上的封!!(

[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53

(ÒωÓױ)

月公子:

53.




两包冲剂喝下去,第二天穆玄英便好了大半。除了手脚发软、浑身乏力的后遗症外,他头脑清明得很,也有胃口吃饭。
莫采薇盯着他喝完一大碗白粥不够,还要他再多吃两个包子。穆玄英实在吃不下,拱手求放过。
“BOSS太瘦啦,脸都凹下去了。”
“没变化吧,”穆玄英扭头看向墙边的镜子,“影哥还嫌弃我脸太圆了呢。”
“不信发张自拍上微博,看粉丝怎么说。”
她这一提,穆玄英才恍然发现自己竟从进组之后就没看过微博了。当他还只拍广告时,很喜欢刷微博,经常发发信手拍下的风景,还会记录电影观后感之类。一部《当时花开》让他跻身艺人行列,关注他的人也越来越多,FreshAir在这方面特地叮嘱过,作为公众人物,无数双眼睛盯着,说话做事都得考虑再三才行。
束手束脚的不自在,穆玄英发微博的频率也比从前低了很多。
这些天过去,是该发一条了。穆玄英想着,点开微博图标,先切到自己的首页。
仔细一看,心一咯噔,当下庆幸不已。
幸好没直接上手发自拍,险些暴露了他的小号啊!

小号头一条是转发抽奖,发布时间在最近那届金蔷薇电影节颁奖典礼之前,电影人杂志的官博邀请粉丝们在候选名单中预测谁是最佳男主角,并会在猜中的人里抽一名赠送影帝的签名海报。
穆玄英自然投给莫雨,还加了个兔子蹦跳的表情。
微博抽奖多半是寻个乐趣,概率那么低,中奖的少之又少。穆玄英看到自己没被抽中虽有点遗憾,也没太意外,只多看了一眼中奖ID:灭不掉的烟头。
至于那位中奖人真身是谁,此人在获得莫雨签名奖品的一刻又是如何朝天比了个中指,心说早知道才不来凑这热闹,穆玄英就不得而知了。

等他从小号切回大号,瞬间被无数条消息淹没,评论转发私信都多得读不过来。他最后那条进剧组前发的微博下面,呼唤他出现的评论已经排成队形。
今天穆玄英发微博了吗?没有[大哭]
今天穆玄英发微博了吗?没有[大哭][大哭]
今天穆玄英发微博了吗?没有[大哭][大哭][大哭]
热评里却有一条不和谐的声音:我是从莫大神关注那里摸过来的,他居然会FO人?[吃惊]还是个男孩子![吃惊]
回复这条的人也不少,纷纷打趣道:
莫大神也有手滑的一天。
不只是男孩子,还是个非常好看的男孩子!
补药闹了,你说的莫雨仿佛是个基佬。
你都看见莫雨关注他了,你就没注意莫雨给他的微博挨个点赞了吗?
Yoooooooooo~
……
这番讨论穆玄英并没看到,他压根就没点开评论,只随手发了条自拍,证明下自己还活得很健康,粉丝们尽管放心。

“你来一下。”
穆玄英受惊回头,见到身后站着的是谁,脖颈一凉。他无端端想起高中时的班主任,没事就喜欢站在教室窗户外,专逮不好好听课做小动作的学生。
萧白胭低头看着他,视线掠过他手上的粥盒,神色淡漠,“你先吃,吃完来找我。”
说罢,她转身离开。
穆玄英本来也吃饱了,起身收拾餐盒。莫采薇抢过他手上东西,“BOSS快去吧,这些交给我。”
他应了声,快步走出院子。

外头有一排篱笆环着院墙,蒜香藤卷着蔓条在篱笆上缠绕了一圈又一圈。天上的云是水彩画出来的,蓝白里夹着水色、空色,蓝到最深处也不过是勿忘草色。天空高远,云色透亮,让人心情忍不住大好的天气。
拨开几条柳枝,穆玄英找到了萧白胭。
萧白胭站在一户人家的墙外,身后是从墙里蔓延出的铁线莲,雪青色的花朵艳丽浓密,衬得她一身浅紫色长裙更显清淡,风仪玉立。
穆玄英走到她面前,很礼貌地叫了声老师。
“别这么叫,我算不得老师,”萧白胭皱了下鼻头,“你为什么要加词。”
见他愣愣的,似是不明白她话的含义,萧白胭补充道:“昨天那幕戏,你一个人回家,为什么在开门的时候说那句话,还停下了动作。你只要像平常那样,开门回家就行,不用说多余的话,做多余的事。”
穆玄英听懂了她的意思,也回忆起了昨日拍摄的场景。
他的心忽然沉重,压下一片厚厚的乌云,彼时所感受到的氛围,再一次笼罩了他。
“不可能了……”他轻声道。
“嗯?”
“我不可能像平常一样了。”
萧白胭留意到,穆玄英用的是“我”,而不是“他”。
“每一次推开家门,都在提醒我……是我害得妈妈回不了家。”

母亲让他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听了她的话,压抑住情绪,不能哭,不能心乱,按时出门上学,在同学们好奇眼神、窃声议论中装聋作哑。
他每天都会看到周文英空空的桌椅,桌面和抽屉曾放满了书,如今什么也没有剩下,空荡得犹如从没有人坐过这里。唯一留下的,只有周文英画在桌子上的涂鸦。每次路过那张桌子,看见圆珠笔画下的那只单脚独立的大公鸡,他都觉得公鸡是活的,在用眼睛看他。
母亲说,必须忘掉,忘了那天的事,一切都会过去的,时间一长,谁都会忘的。
说这些话的母亲被带走了,以前不晓得警笛刺耳,也没想到鸣笛声会顽强地留在他脑子里,尖利地叫个不停。
母亲错了,根本不可能忘掉。
真相盖不住,越是有人想压住它,它越用力地朝外蹦。
他暗暗地希望警察能找到证据,直接找上他门来,把证据重重甩到他面前,戏剧性地大声厉喝:凶手就是你!
那样多好……

萧白胭低头看自己光秃秃的指甲,“剧本在现场拍摄时,有时会做出一些调整,这是不可避免的。从纸面想象到动态演绎,是第一步的飞跃。”
她放下手,“而从演员这里传达到观众,是第二步的飞跃。”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缓慢而温柔地道:“我听见了。”
她听见了,陶珏所听见的那些声音,大人们在唤孩子回家吃饭,细琐而温情的日常。他拥有过,又失去了的平常。
陶珏喊:妈,我饿了。
他的手松开钥匙,袋子自手里脱落。
萧白胭的心猛地一跳,这是田晓黎的儿子……我的孩子。

“我跟你最后一场对手戏,提前到明天上午,”萧白胭按按眉心,“拍完那段,我就杀青了。”
穆玄英平复下情绪,长长舒了口气,“我也快杀青了。”
他顿了顿,“……时间好快。”
“是啊,一眨眼就过去了,我也不用当恶人了,”萧白胭眨了下眼,“你认识苏雨鸾吗?”
苏雨鸾?
记忆叮叮当当跳出来,教他声乐课,为他写过歌,告诉他不用刻意去寻单相思的苏雨鸾。
“苏老师?”穆玄英不由微笑,“我当然认识,好久没听她弹钢琴了。”
“好巧,我也认识她,”萧白胭也笑了,有意放慢语速,“她,是我的老姐妹。”
她把手放在耳边,做了个打电话的假动作,嘴一撅,声线一变:“二姐,我学生马上要跟你进一个剧组了,他可乖了,你不许欺负他啊。”
她移开手,吊起一边眉毛,换回本音:“我有欺负你吗?”
“没有没有。”穆玄英连忙道。
“你是雨鸾的学生,我不能同她抢,不用叫我老师,”萧白胭手背到身后,踮了踮脚尖,姿态轻松好似少女,“以后拍戏有需要的话,欢迎你来找我。”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军训结束以后发现脸和身子不是一个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心情是崩溃的(。
坐等冬天变回来(趴)反正本来就黑(

写在前面:光渡向注意qwq ooc预警。私设如山x
在花语30题里看到了这个觉得油桐的花语好浪漫⋯
以白为第一视角叙述的⋯⋯
半夜了大概画风不对()唔好像没了⋯⋯啊戒指的梗是包菜菜发的图⋯⋯有放出qwq


欢迎找错字和bug qwq⋯⋯


废话就说这么多x

————————————
第一次见到渡鸦,是在三年前的春天。

 三年前,我搬到这座房子,隔壁便是他的家。 之所以称为“他的家”,是因为他的家人都在国外,住在那房子里的只有他自己。 

其实这么看,我俩还挺像的——我的父母,几年前便去世,只留给我一些积蓄。而我拿着那些钱,远离了那座城市,来到这里。 

有一天,我问他,你自己住不会觉得无聊么。 他笑了笑,答道:“不会啊,自己一个人挺自在的。而且也可以和老爸老妈打电话,挺好。” 之后我们谁也没提起这个话题,我也没说出我在他眼里分明看出了一丝寂寞。 

后来的某一天,我和他去了植物园,顺带完成他的报告。在植物园里,我们看到了一种花。 

“嘿,”他叫道,“你看啊,那个好漂亮!” 

我看了看,笑着说:“哦,那个叫油桐花,我老家有。” 

“真的?那我们下次,去你老家看看吧。” 然后根本没有管我的回答,就开始计划起来。

我只能无奈的看着他,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我明白他定下来的事基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第二年的春天,我们踏上了去我家乡的路。 一天一夜的车程并没有浇灭他的热情,他像一个第一次出远门的孩子,看着小乡村的东西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求知欲。

 “那是什么?” 

“是井。”

 “啊啊第一次见到真的呢!” 

⋯⋯ 

走过不怎么平坦的乡间小道,终于到了我家,那个小房子一点没有变,还是那样静静地在那,好像并没有受到时间的侵蚀。 

房内的东西因为一直没有清扫的缘故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转头问他:“这里有点乱,不介意吧?” 

他毫不在意地摆摆手:“没事没事,不就乱点吗。对了需要我帮忙么?” 

我摇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毕竟不能让客人动手。

 收拾完屋子,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 

“我出去一下,买点菜,你先自己走走?” “ok~早回哦。” 

买完菜回到家,已经过了四十多分钟。进门后,我叫他一下,却没人回答。 

“渡鸦?” 

在屋后的一个小院子里,我找到了他。

 “你在这干什么?” 

“赏花啊。”他指着那些花,“这就是油桐花吧,真漂亮⋯⋯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呢。”

 “嗯⋯⋯本来这儿是个菜园子,但是母亲却种了很多油桐。”

 “白安,你的母亲⋯⋯一定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嗯⋯⋯”

 晚饭过后我们两个在小村子里四处转了转,回来后便直接倒在了床上,折腾了这么久,也该好好睡一觉了。

 他一直睁着眼,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星星。 

“白安⋯⋯”他突然开口,“你知道⋯⋯油桐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我轻轻摇了摇头,我平时是不怎么关注这些的,但我知道渡鸦很喜欢。 

“是什么?” “是⋯⋯情窦初开。” 

最后四个字他说的很小声,但我还是听见了。 

“是吗⋯⋯很浪漫。”我随意答着,之后便是漫长的沉默。

 “我觉得啊⋯⋯你就像那些油桐一样。” 

睡着前,我听到他这么说。 

⋯⋯ 

当时我并不理解他的意思,但是后来我懂了。

 ⋯⋯

 “你要出国了?” 

“是啊,去陪着老爸老妈待一阵子,毕竟不能一直不见面不是。” 

我心里忽然有些失落,不知道是因为马上隔壁就要没人了还是别的什么。

 临别前,他送了我一根项链,上面有一朵花,他说那是油桐。

 我笑笑,问他你就那么喜欢油桐? 

他反问我难道你不喜欢? 

之后我们谁也没说话,给了对方一个沉默的拥抱。 我目送他离去,看着他拖着行李箱越来越远,却什么都没和他说。 

⋯⋯ 

一晃过去了三年,他回来了,依旧是那个样子,没个正型。 

这三年里我们一直有来往,可能是电话,可能是书信,有时候他也会寄来一些写着祝福的明信片。 

他回来前,跟我说有个礼物要送给我,我跟他说我很期待。 

几个小时后,他终于到了这。看样子他没有把行李送到隔壁,而是直接都拿了过来。 

“白安!”一进门他便嚷着,我无奈的走到门口,看着他拖着行李箱还拿着一堆东西。 我帮他把这些全送到隔壁之后,他说要来我家吃饭。

 “还记得三年前我去你老家吗?那次吃过你做的饭以后我一直在想有没有机会再吃一下啊!” 

他嘴贫,我也是见识过的,没有与他争辩或是害羞,转身进了厨房。半个小时之后,一桌晚餐齐了。 

吃到一半,他突然拿出一个小盒子,黑色的,说是要送给我。 我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个戒指,造型是一朵花。

 “猜猜看,是什么花?”

我想了想:“⋯⋯油桐?” 

“聪明!”他打了个响指,之后从我手中拿过戒指,拽着我的左手,就往中指套。 戒指的大小正好,很顺利就套了进去。

套完他问我:“你知道左手中指带戒指是什么意思吗?” 我摇摇头。 

“哈哈,是订婚的意思哦。”他拿出另一只戒指,套到了自己的左手中指上,“你⋯⋯接受吗?” 

我看着他,本应该是严肃的场面我却非常想笑,没去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了句:“你就那么喜欢油桐?”

 “难道你不喜欢?” 

“喜欢,当然喜欢。” 

我依然记得三年前的那天晚上,他说的那些话。 

“你就像油桐一样。” 

“油桐的花语是⋯⋯情窦初开。” ————————————


好啦我去睡觉惹各位晚安qwq♡

光渡向 星辰。

私设特多,注意避雷qwq最后渡鸦的话到底是什么呢什么呢什么呢~你猜呀我就是不写出来(你tm(揍飞)白安这名字也是…觉得就叫白有点不好qwq英文又…很别扭QAQ我的锅!就取了白安这个名字。安谐音暗嘛…随意怎么理解都好qwq我造我是取名废憋打我!


光渡向注意x
私设x
oocooc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能接受?ok——————

“你……一定要去?”走廊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嗯。”另一个声音传了出来,之后便是短暂的沉默。
“渡鸦,你知道的,去法国留学一直是我的梦想……”第二个男人的声音又重新传了出来。

被称作渡鸦的人似乎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哎⋯⋯好吧。既然你一定要去,我不拦你。”渡鸦说着挥了挥手,满脸无奈的表情,但仔细看不难看出他掩藏在眼底深处的不舍。

“说真的,渡鸦。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呢?”
“白,”渡鸦顿了顿,“我对那里⋯⋯有阴影。而且啊,我可不是你这种学霸,在那不出一周我绝对会因为语言不通而郁闷死的。”渡鸦自嘲地笑了笑,便扭过头看向了窗外。

白安望着他的背影,却没有多说什么,这种诡异的气氛就持续到了两人临别。
“喂,”渡鸦叫住了白安,“你登机那天,记得叫我啊,我送你一程。”
“好。”白安笑笑。
“还有……”“什么?”
“⋯⋯没什么。”白安被渡鸦弄得有点茫然。觉得今天的渡鸦有点反常,却不知为什么。

登机当天,渡鸦如约来机场给白安送行。因为白安的父母都不在国内,所以送行的只有渡鸦一个人。
“啧,真可怜啊,我还是挺义气的吧,要不你可就得自己一个人走咯。”轻浮的语气配上嚣张的台词,若是别人估计早就炸了,不过白安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那样淡淡地笑着,似乎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渡鸦。

玩笑开完,渡鸦也不再嬉皮笑脸,换上了一脸严肃的表情,拍了拍白安的肩膀:“多保重⋯⋯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别生病了。”“嗯。”

白安顺利登了机,渡鸦却一直没离开机场,看着一架又一架飞机起飞,明知白安肯定不会在这堆里,却还是忍不住想白安的飞机是不是这个。

渡鸦回到家,感觉自己一身疲惫,匆匆洗了个澡,便搬个凳子到阳台坐着,望天。

今晚没有云彩,月亮格外地圆,但却没有多少星星。
“你看,你就像那月亮一样。”这是他对白安说过的话。
“为什么是月亮?”那人笑着问他。
“唔⋯⋯不知道,大概是因为晚上会照亮黑夜吧。”
“呵⋯⋯”白安轻笑了一声。
回忆停在了这里,没有继续往下,因为渡鸦先生已经进入了梦乡。

同一时间,在飞机上的白安透过窗户也看到了那轮圆月。
他想起了渡鸦曾跟他说过的,你像月亮的形容。他对此没有做出评价,只是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那人问他,语气稍稍不满,好像不喜欢自己的反应。
“如果我是月亮,那你就是周围的星辰。”
“怎么说?”“月光黯淡的时候,星星虽不能照亮黑夜,却可以指引方向哦。”也经常给我指引方向。
当然,后面那句白安并没有说出来,只是藏在了心里,他觉得自己大概没有机会说出这句话了吧。

第二天早晨,渡鸦发现自己居然在阳台睡着了,赶忙起来整理了一下。他找到自己的手机,给那个熟悉的号码发了一条消息:“我现在就去你那,等我。”
昨晚他已经想通了,为了那个人,偶尔改变一下作风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两个小时后,另一边刚下飞机,关闭了手机飞行模式的白安在几分钟后受到一条消息:“我现在就去你那,等我。”
来自他熟悉的那个人。马上又要团聚了吗。
这次,我一定要把下面那句话说出来。

几天后重新见面的两个人没有一点尴尬,但谁都没有说话。
“喂⋯⋯”“那个——”同时开口。
“⋯⋯你先说。”白安做出了退让,他也想重新整理下思路。
“好。”渡鸦深吸了一口气,“我——”

END




就酱w结尾匆忙我造qwqqqq如果我还记得的话会改的QAQ(背锅逃


晚安♡

黄少生日快乐w你是永远的剑圣♡

全职高手PM设定——一个蛇精病的脑洞2333

和啊韵(lof@阿韵_失踪人口)一起讨论的口袋妖怪的设定——【不过私设如山……我的锅(背(因为我并不是很了解口袋妖怪qwq也没玩过游戏……
过几天会陆续放出其他战队的设定以及补完不全的部分233333最后还有一点Q&A小彩蛋
▽憋问我为什么叶神就那么多技能x我也不知道😂
cp心证,不多话x不打cp tag(Q&A时会加cptag
排版比较乱OTZ  也是我的锅(再背
——————
——————


KiraKira☆兴欣——


叶修烟草花
【特注:此PM自行携带软中华】
玩家携带软中华能使叶修烟草花听话。
不然就会出现:
【叶修烟草花!使用嘲讽!
……呵。(不屑的朝小卖部方向走去】
攻击叶修烟草花可以掉落打火机——
携带能打火的物品/高级烟草更容易捕捉。
在等级较低时建议携带沐秋里奥!
☆注:沐秋里奥为飞行格斗系!能把一双翅膀当做拳头玩近战的PM!!
沐秋里奥前期很强,但在18级停止生长,并且永远不会进化,请谨慎培养
_____

目前已知的叶修烟草花的技能——
狂蜂乱舞:
用极快的手速向敌人攻去!伤害25点,100%命中。
【此技能有机会提高速度等级】

烟雾缭绕:
伤害而个人而定,范围技
若敌方有魏鬼有可能给他回血,对果花,沐秋里奥,沐橙精灵伤害为30%
对其他PM伤害为20%

嘲讽:
基础伤害20%,对淡定性格的PM伤害为10%,暴躁性格的PM伤害为30%
老韩免疫该技能

————
果花
果花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对史上最强PM却有克制作用。
_____

目前已知的果花的技能——
没收你的烟/不许抽烟:
无伤害,百分百束缚,能使叶修烟草花和魏鬼在一轮内无法使用技能。
【注:此为个体技能,无冷却。】

收烟
偷走叶修烟草花和魏鬼的道具烟草,使叶修烟草花和魏鬼进入不听话状态。

————
寒烟柔:寒烟柔为火系PM,攻击力强,请用手上的PM打败她,她会心甘情愿和你走,无需浪费精灵球。

————
莫凡仓
善于偷取其他PM的道具,对魏鬼和叶修烟草花影响极大,但大多他们都在同队,所以无需担心。

————
乔一帆
被诸位玩家戏称送水小天使。
_____

技能:
前辈喝水
使敌人束缚一个回合,使恶系技能无效

〖醒目★:获得乔一帆的前两天有一定几率他会心情不好,或许是因为与好友高英杰分离导致,请谅解一位小天使。在此期间你可以多与他聊聊天,鼓励他。
请勿恶劣的将高英杰挂在嘴边,小天使也是有脾气的。


【【已知兴欣部落PM的获取方法】】
①叶修烟草花很难捕捉,当然如果你能提供荣耀和软中华,并保证衣食住宿,携带沐秋里奥和沐橙精灵,他会安心跟你走。

②携带叶秋烟草花出没于各大网吧有几率遇到寒烟柔。

③携带叶修烟草花与王杰西卡碰面有一定几率获得乔一帆。

④携带叶修烟草花出没于野图可遇见包子/莫凡仓/安文逸。

⑤携带叶修烟草花出没于兴欣网络会所可遇见果花。

oocoocooc重要的事说三遍x
脑洞大开2333333